今天是:
English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研究报告>考察报告

考察报告

中国农业部赴德国现代农业科研院所建设与发展培训报告(四)

2018年12月24日 浏览量: 评论() 来源: 作者: 蒋昌顺 张兴银

二、德国农业学科发展布局与科研重点

(一)德国农业科技学科布局分析

德国是近代科学和技术的重要发源地之一。充满思辨魅力的哲学思想使其科技体系格局清晰、定位明确,善于自省、追求卓越的民族精神为其通过创新驱动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内生动力。依赖于高效的科技创新体系,德国的科技成果产出水平高、对社会经济发展支撑能力强。

1、德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及学科布局构成

尽管农业产业在德国的产业价值体系中占比只有不到百分之一,但支撑德国农业发展的相关学科体系格局清晰、定位准确、功能完善。基础研究在德国科研战略部署中地位重要,占比很大。从隶属联邦的主要研究机构来看,马克斯普朗克学会(MPG)是德国最重要的基础研究机构,涉及生物医学、基础科学技术等学科领域,致力于国际前沿与尖端的基础性研究工作。亥姆霍兹联合会(HGF)是德国最大的科研机构,在能源、地球与环境、生命科学、关键技术等领域开展前瞻性的、着眼于未来应用的基础研究。莱布尼茨学会的工作重点是向公众、政界、科学和经济界提供技术服务,如中介、咨询、成果转化等。弗劳恩霍夫协会(FHG)的核心任务是开展应用研究,促进经济发展及社会利益,其合作伙伴及客户是工业和服务性企业以及政府机构。由此可见,以国际前沿和前瞻先导为核心的基础研究、以支撑产业发展为核心的应用研究和以服务社会为核心的技术创新构成了德国的农业科技创新体系。

德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着眼于社会经济发展中的公益性、基础性、前瞻性、全局性问题,例如生态农业、循环农业和精准农业,创新体系中的各个研究机构功能定位明确,因此,学科体系建设严格按照各自的功能定位来展开。以马普学会下属的植物育种研究所为例,该所因上世纪80年代成功发明农杆菌介导的遗传转化技术而声名鹊起。因定位于国际前沿的基础研究,所以该所并不直接从事育种研究,而是利用最新的生命科学技术来为育种提供理论基础。围绕植物发育、植物遗传和植物-微生物互作三个重点领域,建立了转录组学、基因组学和表观基因组学、计算遗传学、比较遗传学、比较发育学以及生物信息学等新兴学科。其中,生物信息学的建设得到尤其的重视,设立了三个研究组。另外,比较发育学和计算遗传学都是最近几年才发展起来的新兴学科。在该研究所的三个系中的15个研究组中,有11个研究组的支撑学科是代谢组学,已经形成了集团性优势。

莱布尼茨学会成员包括87家大学外的研究机构,研究领域涵盖自然科学、工程科学、环境科学、经济科学、社会科学、地球科学和人文科学,基础科学研究与应用相结合,与高等院校、工业界及其它国内外研究机构合作紧密。其中,与农业科学有关的研究所共有6个,分别为:农业食品化学研究所、农业发展研究所、农业工程研究所、蔬菜观赏植物研究所、经济动物生理学研究所以及农业景观研究所,由联邦农业食品与消费者保护部资助和管理。此外,还有5个直接隶属该部的大型研究机构,包括动物研究所、植物研究所、农林渔研究所、食品安全研究所和风险评估研究所。由于莱布尼茨学会的功能定位不同于马普学会,因此其学科体系布局也不相同。莱布尼茨农业工程研究所的重点研究领域涉及生物质材料和能源的利用、食品与饲料质量与安全、精准农业与精准家畜养殖以及技术评估,长远目标是实现农业资源的高效利用、减少农业生产活动对环境的负面影响、提高农业生产力、加强区域农业的发展潜力。研究所下设6个系,分别为:生物工程、技术评估与物质循环、采后技术、作物生产技术、家畜饲养技术以及园艺工程。由此可见,该研究所主要针对现代农业产业发展开展技术创新研究。莱布尼茨农业景观研究所的重点研究领域涉及农业生态系统中各亚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社会发展及经济发展与农业生产之间的关系等,其长远目标是通过构建模型,为社会经济发展中所遇到的重大挑战提出解决方案。该研究所下设6个系,分别为:景观系统分析、土地利用系统、社会经济学、景观水平衡、楼景观研究以及农村生物地球化学。从以上两个研究所的重点研究领域和方向来看,其学科体系构成比较复杂,不仅涉及到生命科学领域的学科,还涉及建筑工程学、化学、信息工程学、物理学等多个学科,由此也反映了农业生态系统研究的复杂性。

2、德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及学科建设运行机制

德国在农业科学领域蓬勃的创新能力与其在科研管理中大胆采用激励创新、支持创新、保障创新的运行机制密不可分。以人为本、人格独立和学术自由是其运行机制中的精髓所在。在一定意义上讲,德国崛起于自由精神,是自由精神让德国科技活力竞相迸发,成为驱动社会经济发展的源泉。由于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技术创新这三种科研活动的内在规律不同,德国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和学科建设的运行机制呈多元化。

在从事基础研究的马普植物育种研究所和分子植物生理学研究所,具有重要国际学术地位和影响的科学家成为学科建设和科研布局的主导者和推动者。这些科学家都是研究所各个系的系主任,马普学会授权他们全权负责从全球范围内招聘优秀的青年科学家担任研究组负责人并组建团队,但是系主任并不干预研究组的具体科研活动。当系主任离职后,这个系也随之解散,之后再重新选聘知名科学人担任系主任。正是这种始终以人为核心的学科体系建设的机制保证了马普研究所在相关基础研究领域始终保持世界领先水平。量子力学创始人Max Planck认为:知识须先于应用。科学的目的在于探索纯粹的学问和真理,而不在于满足实际的社会需要。这种基于科学家的好奇心和由假说驱动的研究模式是保障高水平学科建设的不竭动力。

(二)对我国农业科研机构学科发展的启示与建议

1、强调以人为本,通过学术自由保障学科建设的前瞻性

学科建设的前瞻性是达到农业科技创新水平国际化的重要途径。所谓前瞻性研究,就是对开辟新的领域可能发挥重要作用的基本科学问题,以及对未来产生深刻影响的研究。前瞻性科研选题不但富于创新,而且具有很大风险性。因此,应当对富有创新激情和活力的科研人员予以信任,宽容失败,充分尊重和保障学术自由,坚持科学面前人人平等,从制度上保障前瞻性研究的开展,在立项时向前瞻性课题倾斜。

2、完善学科布局,通过集成交叉保障学科建设的创新性

学科建设的创新性突出体现在学科交叉融合的深度与广度。目前国际上的新兴学科大多具有跨学科性质,学科交叉是科技创新的重要途径。近年来,一大批使用跨学科方法从事研究的科学家陆续获得诺贝尔奖,证明了跨学科研究对科技创新的巨大推动作用。农业科学的研究对象复杂,影响因素多,更需要通过跨学科、跨领域的研究与合作实现创新。

3、把握科学前沿,通过自我调整保障学科建设的动态性

学科建设的动态性是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反映,也是科学进步的具体体现。学科建设不会一劳永逸,相反学科建设会与科技创新紧密相伴。科技创新不停,学科建设不止。必须紧紧把握世界农业科技发展前沿,密切注意已有学科内涵的丰富变化和新兴学科的兴起,根据研究所的功能定位和发展目标做出适时更新和调整,为科技创新提高学科体系保障。

三、德国农业科技人才队伍建设与启示

(一)德国农业科技人才队伍建设的经验

1、结构科学合理、一流的科技人才队伍实践了德国农业科技的领先

德国的农业科研机构分为三大板块,一是公立研究机构,如马普协会、弗朗霍夫协会、赫姆霍兹联合会、莱布尼茨协会等以植物、环境、生态、食品和家畜等为研究对象的研究所,联邦农业食品部委下属的5个研究所,以及各州设立的农业研究机构,二是22所高等院校设有农业与食品学院和动物兽医学院,包括10所综合性大学、12所应用科技大学,三是经济界的研究中心。据农业部有关统计,全国约有11048名农业科技人才,各大板块及所含下属单位分配的农业科技人才见表1。

表1 德国农业科技人才分配状况一览表

序号 单位名称 子单位个数(个) 科技人才人数(人) 占全国科技人才的比例(%)
1 联邦农业食品部属研究所 5 2556 23
2 莱布尼兹协会涉农研究所 6 750 7
3 各州农业科研机构 —— 1844 17
4 综合性大学 10 4415 40
5 应用科技大学 12 737 7
6 其他单位 —— 746 7

公立研究机构和高校承担了绝大部分公共经费支持的科研开发项目,企业的研究中心主要从事应用型研究。因此,德国从事农业科技的人才主要分布在上述研究所和大学中,科研院所和高校农业科技人才数量较为接近.

从农业科技人才的结构来看,在研究所中科研人员一般可分为院所及研究系领导、科研团队首席、一般科研人员、博士研究生、实验员和管理人员等,各级领导、团队首席和实验员和管理人员一般为固定聘用人员,科研人员中只有一部分是固定聘用人员。教授、团队首席和院所系领导、科研人员都具有博士学位,技术实验员毕业于双元制职业学校,具有从业资格;在大学中可以简单地划分为教授、助理教授、一般科研人员、博士研究生、实验员等。教授分为C4、C3或W3、W2等级别,属公务员编制;大部分实验员为固定聘用人员,助理教授和一般科研人员大部分为项目(流动)聘用人员。

德国结构科学、层次功能明确的高素质的科技人才队伍实现了农业的现代化和一流农业科技的创新发明。

2、稳定的政府投入和人才支持政策促进了农业科技创新与可持续

在德国走访了马普分子植物生理研究所、莱布尼兹农业景观研究中心和德国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三个知名研究所,通过多种形式了解到这三个研究所的人员构成和政府投入的经费费用等数据(表2)。

表2 德国三个研究所的人员构成和2013年的经费费用情况

研究所 人员总数(人) 固定人员数(人) 总经费(万欧元) 人均经费(万欧元) 备注
马普分子植物生理研究所 260 140 1860.89 4.16 流动人员经费由资助项目中列支
莱布尼兹农业景观研究中心 315 220 1400 3.86 科研辅助人员(含技术员)比例较高
德国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 750 —— 7350 4.6 科研人员550人

德国的工资结构是固定而稳定的,平均固定人员经费投入水平高,考察的三个研究所为3.86-4.6万欧元/年﹒人,平均为4.2万欧元/年﹒人,流动人员经费投入从获得资助的项目中全额支出,政府财政(联邦和州)为国立农业科研院所提供了稳定而持续的人员经费支持,即使没有竞争性经费, 研究所的固定经费也能维持全所科研和相关工作的正常运转。

由此可见德国政府对农业科研院所人员经费投入是稳定、持续、充足的,人员费用100%保障,且还有较为充足的研究经费,马普下属的研究所稳定投入科研经费占总研究经费的70%以上,高的达90%,使得科研院所不要为养人而担心,而是让科研人员将更多的精力和智慧投入到研究工作之中,倡导学术和科研自由,鼓励原始创新和集成创新,以促进农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3、围绕学科方向构建创新团队与人才开放流动机制,实现了优秀人才遴选的国际化,提升团队创新效率和活力

科研创新团队建设主要特点有:(1)围绕发展目标和学科方向规划人才团队:马普学会决定研究所目标,所长选聘系主任,系主任招聘研究组组长,组长再组建课题组,环环相扣,层次清晰,责任明确。(2)人才公开招聘:根据领域前沿及发展动态,确定主要研究方向,全球公开招聘相关领域国际顶尖科学家、课题组长和博士后,公开公平。(3)人才队伍架构合理:根据科学研究活动规律,设立系主任、课题组长、博士后、博士、实验专业技术人员等各层次的人才,特别是稳定高素质实验技术支撑及行政团队保证创新方案高效实施;(4)规范的创新骨干的流动机制:课题组长、博士后、博士等人员在一定合同期限内后均需流动交流,一般首个聘期为3-5年,优秀者可续聘至7年,最长不超过9年,保障研究团队的创新活力,活跃了创新思想。(5)合理的薪酬制度:各层次人员薪酬透明,同级同酬,不同级别报酬差别也不过于悬殊,有助于流动机制的形成。人才队伍的国际化。(6)人才队伍高度国际化:马普学会分子植物生理研究所三个系中有24%的首席科学家来自国外,博士生和博士后分别有70%和50%来自国外。从上可以看出,德国人才结构科学合理,一流的农业科技人才队伍实践了德国农业的领先。

4、以人为本、学术自由、民主交流,崇尚科学精神激发人才团队的创新潜能,促进了科学突破和科技大师的不断涌现

以马普植物育种研究所为例,其四位系主任由马普学会在全球遴选,一旦确定,所在系的研究领域、团队构架以及团队方向由系主任确定,不受任何其他因素干扰。系主任、团队首席、科学家与博士及博士后之间平等交流、协商科研,无行政等级之别,学术自由思想蔚然成风。博士生可根据专业背景与个人学术兴趣爱好,自己选择学习方向,与导师商议后确定;博士后与团队首席商议确定自己的研究方向,可以超出团队研究领域。之后,大家更多的是自由学习,有问题在团队每周例会上提请释疑,力求沟通交流自主解决学习研究中的问题。研究所也没有来自内外、名目繁多、大大小小的考核和考评,大家自我加压,淡泊明志,宁静致远,自我追求科技进步。

5、科教结合,实现了优秀人才和创新资源的共享与协同创新,加速高层次人才的成长

科教结合是德国农业科技协同创新与团队建设的重要经验,成为加速高层次人才成长的一种重要途径。德国很多研究所教授在学校兼职,招生博士,学校的教授也在研究所任职,从事科学研究,有些研究所还为中等和高等职业教育提供人力等综合支持,实现了科技创新人员交叉融合和互利共惠。在德国研究所兼学校教授招博士,承担教学义务后还享有在大学的职业履历;学校院长兼研究所的系主任招博士和招聘博士后从事科学研究,如在科隆的马普植物研究所全所300多人,共4个系,永久教授6人(其中1个系主任为波恩大学院长兼任),实验技术支撑100人左右,200人为博士和博士,其中研究所兼职波恩大学和洪堡大学博土导师招生的博士生或学校老师带搏士在研究所合作研究的博士近70人,在莱布尼茨景观研究所也是如此,全所有博士或博士后100多人,主要与柏林大学、洪堡大学等科教结合,科教结合不仅解决研究所高层青年创新人才不足和不能招博士的问题,而且优势互补解决学校研究专业条件的问题,博士教育既是研究创新的过程,也同时是人才培养的过程,实现了科研单位和大学人才的协同,学科交叉,有利于建立高水平创新团队,有利于协同创新。

(二)对我国农业科技创新队伍建设的启示与建议

目前我国农业科技人才的保障能力、科研创新的能力、国际领军人才、团队建设和创新文化建设等方面与发展现代农业和现代农业院所建设的要求存在不相适应的方面,尤其是在机械化和信息化专业人才、顶尖优秀青年人才、实验技术人才数量和质量上有待于进一步提升,德国在农业科技人才的建设方面有许多经验值得我国借鉴。根据德国的经验我们在下面四个方面有待进一步加强。

加大财政稳定支持,提高现代农业院所人才保障水平农业科技创新是公益性、基础型和长期性的事业。农业科研院所是我国农业科研的主力军,是构建国家农业创新体系的重要基础。

在现阶段我国农业科研院所财政稳定保障水平较低,有的职工工资还有较大缺口,科研经费稳定的少,主要是竞争性经费。大力加强农业科研院所人才队伍建设,是开展农业农村人才工作的重点,是实施人才强农战略的关键。要牢固树立人才投入是效益最大的资本投入的观念,加大稳定财政经费的投入力度,建议在机构、学科、团队、平台和成果转化方面建设等方面建立充足稳定的投入机制要,提高现代农业院所的人才团队的保障水平,改善人才的福利待遇,保证人才的各种福利随着科研事业的发展而相应增加,不断增强农业科研队伍的稳固性和人才团队的持续创新能力。

2、凝练科研目标,加强国际优秀青年领军人才引进与培养力度,提升创新团队水平

目前农业科研院所领军人才不足、人才结构不合理,高素质实验技术缺乏或断层等问题。围绕学科方向和岗位需求,着力实施“青年英才计划”,加强青年拔尖人才的引进以及院士、“杰青”、“千人计划”、“国家特支计划”等高端领军人才的培养。学习德国经验,建立强有力的人才引进机构,不断扩宽吸引国际农业科技高端人才的渠道,加大投入,实施特殊的人才引进政策,特别要做好吸引优秀青年人才的工作,为他们回国创新提供各个方面的服务,针对国际农业科技人力资源的特征差异,分别采取不同的人才引进政策,并保持各项政策之间的协调性和系统性,从而形成一个多样化、多层次的人才引进机制,提高国际农业科技人才特别是现代农业急需高层次人才引进政策的实施成效。

在青年杰出人才的选拔和培养上,要打破论资排辈的老思想,注重能力。在鼓励优秀人才进行在国内外的继续教育和国际农业学术交流,要特别重视实验技术队伍建设和人员培训,优化人才队伍结构,为农业科技人才团队提供个良好的提升环境。

3、加强科研与教学的合作,扩大博士联合培养、博士后创新队伍,建立人才流动机制

目前农业科研院所博士生指标少,博士后队伍建设滞后等问题。与时俱进,大力推进现代农业院所与大学的科教融合,并建立长效机制。结合国家对研究生培养的总体要求,探索创新研究生联合培养的合作方式、管理机制、培养目标、培养方案、理论教育、科学研究、学术文化氛围;构建权责统一、资源共享、互惠互利、协同创新的科研院所与大学博士研究生培养的新模式;提高农业高层次创新人才的综合素质和能力,着力培养研究生创新能力,鼓励自主科研,培养科研素养,激发创新活力;在培养方案要充分发挥研究院所一流试验平台和专业特色的优势,结合科研项目,研究生的选题要结合学科领域具有前沿性和尖端性的科学问题,加强国内外学术交流,拓宽其国际视野,提升其学术创新竞争力和实践能力,建立一支高水平的流动创新队伍和协同创新的新机制。

提高认识,加强博士后队伍建设,建立完善人才流动的机制,打破传统的户籍、档案、身份乃至国籍等人事制度中的瓶颈约束,在不改变人才与其原单位的隶属关系的前提下,将人才以“长租短借”等灵活方式共享使用,树立多层次、全方位、多角度的用人观。

4、加强创新文化建设,营造潜心钻研、学术自由的良好氛围,勇攀科技高峰

科学的精神在于求真,学术的生命在于创新。我国科研院所历经多年的风雨沧桑、励精图治,求真务实,崇尚科学的求是精神已凝练成为院所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的建议有:

大力倡导原始创新。建议从关系全局性、最基础的问题着手,做好科学规划的顶层设计,坚持系统推进式研究,避免急功近利的目标要求,才能够实现真正意义上原始创新,才能够取得科学的重大突破,才能够培养出大师级的科学家,才能支撑农业产业新的科技革命。

倡导科学精神,倡导奉献精神。科学工作者只有回归崇尚科学的精神,甘于奉献的精神,才能够潜心钻研,不计较名利得失,摆脱物质利益的诱惑,志存高远,把对科学孜孜不转的探索变成自己的精神追求,科学才能够发扬光大,更好的造福人类。

建立尊重科学、尊重科学家的长效机制。尊重科学就是要尊重科学研究规律,鼓励创新,宽容失败,建立科学的质量评价机制,营造用科学的态度和科学的方法来评价科技人员和科学工作的良好氛围。

营造公平竞争又互相协作的和谐氛围。发展现代科学技术,没有激烈竞争的环境,缺乏激烈竞争的精神是不行的

只有充分尊重科学家的工作,让科学家有尊严的搞科研,有充足的自由度搞科研,有开放民主的氛围搞科研,才真正发挥科技人才的聪明才智,勇攀科技高峰,实现我国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提升跨越。